小鸣单车破产案,广州中院5g网络会议审判助力! -捕鱼游戏平台

发表时间:2019-07-26 17:06

5月17日上周五,全国首次5g网络债权人会议——广州凯路仕自行车运动时尚产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凯路仕公司)破产重整案在广州中院召开。

在此之前,广州中院还受理了全国首例共享单车破产案——广州悦骑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悦骑公司)破产案

这两个案件的共同点——案件中的主体公司均与共享单车品牌“小鸣单车”有直接关联。

接下来就让诉保君来

为大家梳理这两起案件

一张图了解三者之间的关系

小鸣单车是共享单车项目,主题为智能自行车,提供城市“最后一公里”的出行服务。

广州悦骑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6年,致力于为用户提供更便捷的短途出行方案,连接更多元化的单车应用场景。主营产品为“小鸣单车”城市智慧自行车及其配套服务系统, 为“小鸣单车”全国运营和推广的唯一收费平台。

凯路仕自行车运动时尚产业股份有限公司是一家新三板上市公司,其主营业务是中高端运动休闲自行车的品牌运营、设计、研发、制造与销售,是小鸣单车的二级供应商。

2016年9月,“小鸣单车”完成数千万人民币的天使轮融资。

同年10月,共享单车项目小鸣单车宣布完成一亿人民币a轮融资,领投方为运动单车品牌凯路仕董事长邓永豪。

17年7月,小鸣单车用户反映押金难退问题,引发用户群体爆发式退押金大潮。

小鸣单车ceo表示创始团队已经退出,目前退押金面临技术问题。

11月23日,小鸣单车ceo离职,实际控制人邓永豪失联,全体员工欠薪未付。

悦骑公司破产案

2017年12月18日,广东省消费者委员会就“小鸣单车”拖欠消费者押金、资金账户管理不规范等系列问题,以其经营管理方悦骑公司作为被告向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消费民事公益诉讼,提出判令被告立即停止拖延退还消费者押金的行为,对消费者押金实施专款专用、即租即押、即还即退、第三方监管等措施,对新注册消费者采用免押金的方式提供服务等诉求。

在2017年底,“小鸣单车”开始出现大规模用户押金不能及时退还的问题,引发部分用户向广州中院提出对悦骑公司进行破产清算的申请。

在2018年3月法院宣判:支持省消委会诉讼请求 悦骑公司应在10日内将未退还押金依法提存。

同月,广州中院经审查认为,悦骑公司不能清偿到期债务,明显缺乏清偿能力的事实清楚,符合破产受理条件,“小鸣单车”正式进入破产程序。

截至3月31日,悦骑公司总资产审定数为1.5亿元,总负债审定数为2.17亿元。

广州中院为此案研发“债权申报”小程序,让用户提供资料申请成为“小鸣单车”债权人。

6月27日,“小鸣单车”用户有效申报的债权共计118738笔,供应商申报的债权共计28笔,另外还有由管理人核实的职工债权共计115笔。

2018年7月10日,因债权人众多且地处分散,广州中院第二法庭采用“现场 网络”的参会方式召开了“小鸣单车”破产案第一次债权人会议,探讨财产分配方案。

凯路仕公司破产案

凯路仕公司作为小鸣单车的主要供应商,随着2018年其破产而破产。

因不能清偿到期借款,债权人西藏信托有限公司2019年2月19日向广州中院申请对凯路仕公司进行破产重整,广州中院于2019年3月18日裁定受理。

经凯路仕公司和主要债权人协商,广州中院指定北京市某律师事务所担任破产管理人。

共有111家债权人向管理人申报债权,申报金额合计近3.7亿元。其中分为债权税款债权和普通债权。

在此次判决上,考虑到债权人众多,但凯路仕公司一旦失去重整旗鼓的机会,债务人的权益就难以得到保障。广州中院清算与破产审判庭本着护航民营企业健康发展的理念,多想举措并用,力求让凯路仕公司悬崖勒马,转危为安。

5月17日上午,广州凯路仕公司第一次债权人会议以网络会议方式在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召开。

90名债权人通过全国企业破产重整案件信息网平台参会。会议在法官主持下,进行了指定债权人会议主席、管理人作阶段性工作报告及管理人回答债权人提问等9项议程。

会上管理人向债权人提议通过借款途径能让凯路仕公司有继续运营下去的资源,那么债权人的利益就会得到保障,或许还能让其被彻底“救活”。

在管理人的选择上,该院没有采用传统的摇珠和竞争选任,而是由债务人和主要债权人协商产生,尽可能提高二者的参与度,以期找到一个各方都能接受的管理人,为凯路仕公司的成功重整多增一份可能。



什么企业可申请破产清算?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总则第二条规定:

企业法人不能清偿到期债务,并且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或者明显缺乏清偿能力的,依照本法规定清理债务。


如何申请破产清算?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第七条规定:

债务人有本法第二条规定的情形,可以向人民法院提出重整、和解或者破产清算申请。

债务人不能清偿到期债务,债权人可以向人民法院提出对债务人进行重整或者破产清算的申请。

企业法人已解散但未清算或者未清算完毕,资产不足以清偿债务的,依法负有清算责任的人应当向人民法院申请破产清算。


已破产的企业还能借款吗?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三)第二条规定:

破产申请受理后,经债权人会议决议通过,或者第一次债权人会议召开前经人民法院许可,管理人或者自行管理的债务人可以为债务人继续营业而借款。提供借款的债权人主张参照企业破产法第四十二条第四项的规定优先于普通破产债权清偿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但其主张优先于此前已就债务人特定财产享有担保的债权清偿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如何使破产审判提速


设立国有“僵尸企业”司法出清绿色通道

广州中院印发《关于设置国有“僵尸企业”破产审判绿色通道的若干意见》,创设“立案预审查”,集中裁定受理、集中选定管理人、集中选定审计机构、集中公告的“四集中”审理方式等做法,形成了具有广州特色的国有“僵尸企业”出清模式,国有“僵尸企业”破产及强制清算案件的受理数、审结数名列全国法院前茅,至今已完成近300家国有“僵尸企业”快速出清。

目前,广州中院的经验做法已在全省推广。

建立市委政法委牵头的

破产审判联席工作会议制度

在广州中院的推动下,广州建立了由市委政法委牵头的联席会议制度。目前,市委政法委正式印发了《广州市司法处置“僵尸企业”工作联席会议制度》及有关工作意见,不断强化各有关单位在处置“僵尸企业”中的公共服务职能,加强协调配合,高效解决“僵尸企业”司法处置中出现的各项难题。

多次召开网络债权人会议

为了便于债权人参与程序、充分行使债权人的知情权、表决权,广州中院在审判中借助科技,对广州悦骑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小鸣单车”)破产案、广东益民旅游休闲服务有限公司破产案等一批社会关注度高、债权人众多的案件,召开了网络债权人会议。特别是“小鸣单车”破产案,全国破产案件中首次利用微信小程序召开网络债权人会议,解决了遍布全国的12万债权人参加会议的现实难题。

建立全国首个破产案件资金管理系统

为加强对破产资金的监督管理、保障债权人合法权益,广州中院建立破产案件资金管理系统,该系统具备账户查询、资金监管、信息互通的功能,为法院、管理人协会、银行搭建了信息共享平台,三方可以通过系统掌握破产案件资金开户、流转情况,实现了相互联通、监管配合。

创新管理人选任方式

广州中院突破传统的管理人产生模式,已在多个案件中尝试由债务人和债权人协商选择产生破产管理人,不仅充分保障了债权人的破产程序参与权,而且对于提高世界银行营商环境评价体系中“办理破产”评价指数、优化营商环境具有重大示范作用与促进作用。